山东质量网 欢迎您! 注册忘记密码 加入收藏 RSS订阅
视频中心旧

真功夫岂能制造假瓷器 《经济半小时》 20140103

 

 

  【陶瓷交易看人定价,著名瓷都变成造假重灾区】古瓷投资仍火爆,交易市场赝品多,全国著名瓷都--景德镇造假猖獗,成为仿制品发源地。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灿烂的陶瓷文化与工艺市场变成赝品横行的造假基地?古瓷投资者又应该注意些什么?

  中国瓷器因其极高的实用性和艺术性备受世人推崇,而古代流传下来的陶器精品,更是藏家争相竞购的对象。2013年的苏富比春季拍卖会上,一件清康熙御制瓷碗就以7400万港元的价格刷新了清康熙瓷器拍卖纪录。古瓷的财富效应,让民间收藏投资陶瓷的热度也持续升温。在北京就有不少这样交易市场,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带您去感受一下现场的火热。

  北京报国寺文化市场仿品当道 交易市场仍火爆

  一月的北京,已经进入冬季中最冷的时段,早上更是寒风料峭,不过在报国寺文化市场,却是一副热火朝天的热闹景象,早上8点,这里就已经挤满了熙熙攘攘的人群。

  顾客:这是乾隆或者是康熙。

  顾客:民国,真正民国的。

  顾客:那个不是明代的啊?

  商贩:哪个啊?

  顾客:就这个。

  报国寺文化市场成立于1997年,建成后很快成为文物爱好者聚集交易的地方,现已成为闻名全国的古旧陶瓷等古玩买卖场。

  顾客:这个多少钱?

  商贩:1500元,最低2300元。

  商贩:这个五六百元钱。

  商贩:这个6000元。

  顾客:这么贵,仿品怎这么贵?

  商贩:你要多少钱不贵。

  《经济半小时》记者在市场里穿行,讨价还价声不绝于耳。这里每到周四周六周日,各地的古董贩子都会带着千奇百怪的“宝贝”聚集到北京报国寺文化市场。来交易的人,操着天南地北的口音,天不亮就打着手电筒,在摊上与北京收藏爱好者或交流心得,或售卖商品。面积不大的交易市场内人头攒动,火爆异常。

  地摊上千奇百怪的“宝贝”

  商贩:都是真的。

  顾客:都是真的,真瓷器,对吧?

  商贩:是真瓷器,又不是假瓷器。

  顾客:这个是康熙前的吧。

  北京报国寺瓷片交易市场,现在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的交易市场。记者看到,报国寺后大殿门前的东半部都是瓷片,在报国寺的文物市场,《经济半小时》记者遇到了一位前来淘宝的陶瓷发烧友。

  陶瓷发烧友杨先生:它这个做得不错,蚯蚓走泥纹都做出来了。是宋代有这个造型,现在都做出来了。

  杨先生已经收藏陶瓷30多年了,只要工作一闲下来,他就会跑到北京各大古玩市场。但是接下来杨先生说的话令《经济半小时》记者有些意外。

  陶瓷发烧友杨先生:以前经常过来,有十年、八年没有过来了,今天顺便过来看一看。
  既然是资深陶瓷发烧友,杨先生为什么现在很少逛这个市场了呢?

  陶瓷发烧友杨先生:那的东西都是,这么讲吧,是工艺品。什么叫工艺品?就是现在的东西,整个充斥整个市场里头。

  杨先生告诉记者,在北京,有不少古玩市场,但是现在要淘到像样的宝贝已经很难,在他的眼里,这些古玩市场更像是工艺品市场,其中号称古玩的藏品有不少仿冒的。情况真的像杨先生所说的这样吗,《经济半小时》记者找到一位业内人士,一起走访了北京一家著名的古玩市场。

  《经济半小时》记者:这个是高仿的吗?

  北京市潘家园古玩市场店主:不是,嘉靖年间的。

  《经济半小时》记者:这是哪个朝代的?

  北京市潘家园古玩市场店主:宋代的。

  北京市潘家园古玩市场店主:那个也是到代的,元末明初的。

  逛了一圈下来,几乎每个商家都说自己的商品是真正的老货,而且价格都高得令人咋舌。

  《经济半小时》记者:这一对多少钱?

  北京市潘家园古玩市场店主:45万元。这个明中期。

  《经济半小时》记者:多少钱?

  北京市潘家园古玩市场店主:80万元。

  北京市潘家园古玩市场店主:我们开价是200多万这个。

  这些开价动辄上百万的瓷器,是否能让人信赖呢,记者提出,如果购买,希望店主出局鉴定证书,这位老板毫不含糊的告诉《经济半小时》记者,证书可以出具,不过得另外收费。

  北京市潘家园古玩市场店主:那肯定是国家级的,故宫里面的那些(专家)。你要找他们给看的话,肯定得收费的。

  看出《经济半小时》记者表现出迟疑,这个老板又这样告诉《经济半小时》记者,如果不要国家级别的专家鉴定书,可以不收费,因为他的丈夫就可以出证书。

  《经济半小时》记者:你老公哪里的?

  北京市潘家园古玩市场店主:北京的,他有证书的。

  《经济半小时》记者:他有什么证书?

  北京市潘家园古玩市场店主:鉴定(资格)证书。

  《经济半小时》记者:他有鉴定(资格)证书?

  北京市潘家园古玩市场店主:对,所以这东西没有必要。

  《经济半小时》记者:他有鉴定资格证书?

  北京市潘家园古玩市场店主:对。

  整个市场转下来一圈,陪同《经济半小时》记者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些号称自家卖的都是真品的店家,大多都没有说实话,这些店里的假货比例最低也在七成以上,而且还有很多店,卖的全部是赝品。

  业内人士:这个市场不是一个人在卖,是一条龙在卖(假货)。

  走了一圈,《经济半小时》记者看到的是陶瓷交易市场的红火和繁荣,但要说到实打实地去买真正的古瓷,恐怕没有几个人会觉得心里有底。因为在这些市场,到处是以假充真的情况。就连片子里的那位资深发烧友,也已经多年不去捡漏,而只是把这些地方当作一个工艺品市场了。那么,充斥在这些市场里的仿制品,到底是从何而来呢?

  全国著名瓷都--景德镇,逐渐变成造假重灾区。

  全国著名瓷都已变造假重灾区

  这里是瓷都景德镇的著名仿古瓷一条街-樊家井,当地人告诉《经济半小时》记者,这里本是城乡结合部的一条小通道,由于古陶瓷收藏热度升温,个体瓷器作坊如雨后春笋般崛起,这条街由北向南只有1公里左右,却聚集着几百间瓷器店铺和作坊。街道两旁岔道交错,沿着每条岔道往下走,都是个体仿古瓷小作坊。《经济半小时》记者随机走进了一家店铺。
  《经济半小时》记者:这个瓶怎么卖啊?

  景德镇樊家井仿古街店主:一万八。

  《经济半小时》记者:这个一万八,怎么卖这么贵啊?

  景德镇樊家井仿古街店主:早上一个北京的人,就买了那么大的一个,一万五。

  这位老板告诉《经济半小时》记者,这个物品一万五,可以免费做旧。做旧是樊家井仿古瓷产业链中必可少的一环,因为未加工的、未做旧的仿古瓷,只能作为工艺瓷出售,价格也会大打折扣。

  景德镇樊家井仿古街店主:做旧、做盒子都做,发货。

  《经济半小时》记者:做旧做盒子都做,能做老一点吗?

  景德镇樊家井仿古街店主:可以啊。

  《经济半小时》记者:是你自己做旧,还是请人做啊?

  景德镇樊家井仿古街店主:我自己做旧,这个东西我不敢请人,请人别人做坏了怎么办?我自己做,都是我自己做。

  《经济半小时》记者:有做旧过的东西吗?给我看一下。

  景德镇樊家井仿古街店主:没有,一般我们都是卖了再做。你看那个盘子,韩国人买的。
  《经济半小时》记者:这是你刚刚做的是吗?

  景德镇樊家井仿古街店主:还没做完。

  《经济半小时》记者:做了一半是吗?

  景德镇樊家井仿古街店主:就是涂上高锰酸钾,放在那里晾干。

  随后《经济半小时》记者跟这位老板聊了起来,记者称自己刚准备开店,准备收罗古董,老板告诉记者,这个成本只有一万五的瓷器,完全可以卖到四万以上。

  景德镇樊家井仿古街店主:主要是针对你手上的客户,你手上没有好的客户,那是很难卖。

  《经济半小时》记者:回去开个四万能卖出去吗?

  景德镇樊家井仿古街店主:那至少得开这么高的价钱。

  《经济半小时》记者随后走进另一家店,老板告诉记者,看人定价,是做古瓷器生意的一个重要法则,而且价格一定要高开。

  景德镇樊家井仿古街店主:说得不好听,你这个拿给邻居,给他一千元钱,人家也不一定要。你碰到老板有钱的人,他真的特别喜欢,你就给他开一百万两百万,几个亿的人有大把的在外面,你给他开一千万,如果你是开他一两万,他可能不要这个东西,就觉得档次太低了。

  当《经济半小时》记者表示,不是真的古玩,却这样漫天要价,如果被顾客看出来破绽,局面不好收拾,老板开始传授他的生意经,他告诉记者,当别人怀疑时,一定要有底气,坚持说自己的东西是古董,这样购买的人,心里才会更踏实,才更愿意掏钱。

  景德镇樊家井仿古街店主:老板懂什么,老板什么都不懂。

  《经济半小时》记者:也有人懂啊!

  景德镇樊家井仿古街店主:唉,他们一点都不懂,有什么懂不懂,我们都不懂,说句不好听的话,我自己都不懂。

  《经济半小时》记者:喜欢了掏多少钱都掏。

  景德镇樊家井仿古街店主:对,这个东西就像人家吃饭一样,人家有钱人,一次饭吃几万元钱,没钱的人吃两百元钱,这不就是一样的道理。你都看不出来,外面的老板更看不出来。

  这位老板告诉《经济半小时》记者,在樊家井这个不足3000人的地方,有500余家陶瓷作坊和店铺,平均6个人就拥有一家作坊和店铺。而其中不少店铺,完全具备了娴熟的做旧技艺。记者离开这家店面,看到一位店主正在给一个瓷器做旧,跟他攀谈起来。

  景德镇樊家井仿古街店主:去光,去光,太亮了,不让它那么亮。

  做旧仿制品只为高价卖出

  这位小伙子告诉《经济半小时》记者,只要是在这里购买瓷器,都可以做旧,药水,材料等做旧材料,每个店里都有。不一会儿的功夫,小伙子就处理好了其中的一个瓷器。

  景德镇樊家井仿古街店主:它这样是磨损,一般我们不打那么重的磨损。

  《经济半小时》记者:它这个裂也是故意弄的吧?

  景德镇樊家井仿古街店主:对,像古董嘛。

  《经济半小时》记者:像这个做旧之后多少钱?

  景德镇樊家井仿古街店主:这个做旧之后200元。

  随后《经济半小时》记者又走进一家相对较大的店铺,当记者提出有没有仿的比较逼真的瓷器时,店员告诉记者,到他们地下一层的店面去看看。走下楼梯,记者看到一个师傅正在往几个大型瓷器瓶上,抹着药水,而另外一头一个师傅正在打磨瓶底。这位老板让记者随便看看,如果看不上,也可以自己拿样子,无论哪个朝代的,他们都可以做。

  《经济半小时》记者:这个是仿哪个朝代的?

  景德镇樊家井仿古街店主:乾隆前的。

  《经济半小时》记者:你这个最低多少钱?

  景德镇樊家井仿古街店主:这个真的最低两万。

  景德镇樊家井仿古街店主:他卖过,他4个卖了人家400多万。

  这位老板一边磨着瓶底一边告诉《经济半小时》记者,如果记者买走了这件瓷器,要想再卖出高价,一定要编个好故事,故事不能落入俗套,再像以前那样,说是从农民手里收来的,这种老套的故事现在已经没人买单了。

  《经济半小时》记者:说从农民手里收的,只能卖几万元。

  景德镇樊家井仿古街店主:是啊,你说从市长手里收的。这个东西就不一样了,品味就不一样了,人家在博物馆搞的,人家在那个地方,做过市长什么的,人家在博物馆搞的。

  《经济半小时》记者:这样说,是吧!

  景德镇樊家井仿古街店主:这个故事骗大老板,那个钱就来得多一些。

  这位老板告诉《经济半小时》记者,在地上摆的瓷器都已经有了买主,正等着做旧。他还热情地招呼记者,如果看上哪件,可以先交定金,过几天就能拿货。

  《经济半小时》记者:你天天听这个声音难受不?

  景德镇樊家井仿古街店主:习惯了嘛!

  《经济半小时》记者:你们这都是买了之后才做旧吗?

  景德镇樊家井仿古街店主:那肯定啊!

  《经济半小时》记者:一般从你家拿货,哪个地方拿的(货)多?

  景德镇樊家井仿古街店主:北京、上海、广州的、北京的。

  走访一圈下来,各店主都会炫耀他们的做旧技艺,这些店主告诉记者,每天这里有大批的仿古瓷器,以成百上千,乃至上万的价格,流向全国各地的古玩市场,它们到了古玩市场之后,经过店主各种故事的渲染,就能摇身一变,成为奇货可居的古董,可以几倍几十倍甚至几千倍的价格出售。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樊家井是全国仿古瓷“大路货”云集之地,以销售中低档仿古瓷器为主,而在凉山树、罗家坞、筲箕坞、莲花山庄等区域,聚集着景德镇水平最高的仿古瓷艺人。《经济半小时》记者随后来到了罗家坞。

  《经济半小时》记者:以假乱真,都是仿品看不出真假,就得看自己的眼力是吧?

  景德镇罗家坞仿古瓷作坊主:那你要看他的眼力多好了,是不是,就跟你们说的,你到了古玩市场,像北京潘家园那些,很多人都在我们这边拿货。

  以假乱真的仿古瓷

  这个老板告诉《经济半小时》记者,他曾经生产的一个高仿瓷器,让最权威的陶瓷专家都上过当。卖给专家20万元,对方还以为是真的。随后他又给记者展示了很多样品,都是从他这里以低价买入,高价卖出的。

  景德镇罗家坞仿古瓷作坊主:上半年在上海卖了60多万,但是在这边我们几万元钱。

  说起高仿古瓷,这位老板则表示,一直以来他们都在生产,至于之后转手卖出天价,算不算骗人、造假,他认为这些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景德镇罗家坞仿古瓷作坊主:我们不可能是挖出来的,我们就是高仿,我们卖出去,就不用担什么责任。他们卖出去??

  《经济半小时》记者:要出证书什么的。

  景德镇罗家坞仿古瓷作坊主:对,他们有很多证书,什么在乡下收的,或者土里挖出来的,但是他们的价钱跟我们没办法比。

  此外,樊家井、罗家坞等仿古瓷生产作坊里,还有一些离不了的能人,它们是水平很高的画工或写款师,也就是仿造名人落款的人。他们流动作业,哪家作坊需要就去哪家,一个月下来收入也不低。

  《经济半小时》记者:你一个月写这个,能收入多少钱?

  景德镇仿古瓷写款师张文新:要说吗?两三万吧。

  张文新是景德镇的一个写款师,已经入行20多年。他说,高中毕业后,待业在家,打过很多份零工,自从入行后,他觉得他的生活随之改变了。

  景德镇仿古瓷写款师张文新:高中低档,大概不会超过50人。

  《经济半小时》记者:不会超过50人。

  景德镇仿古瓷写款师张文新:但是从事这个职业,这个古瓷作坊这个职业,大概是10万人,我们大概占了万分之一左右。

  现在张文新写款的水平已经很高了,每天都会有很多作坊,请他写款。

  《经济半小时》记者:你写一个多长时间能写完?

  景德镇仿古瓷写款师张文新:大概四五分钟吧。

  《经济半小时》记者:四五分钟就写完了?

  景德镇仿古瓷写款师张文新:嗯,四五分钟左右。

  陶瓷仿制品同样工艺精湛

  张文新告诉《经济半小时》记者,对于一些拿到拍卖会上的高仿瓷器,要求写款师的水平非常高,而且付款方式也与低仿的不同,他们甚至能从赝品销售中提成。

  景德镇仿古瓷写款师张文新:有些别人也不计价钱,但是瓷器如果说卖得好,有分成之类的。

  《经济半小时》记者:给提成那种?

  在江西景德镇,这个著名的瓷都,《经济半小时》记者随便走进一个作坊,都能看到摆放着烧制的瓷器,各朝各代的官窑瓷器随处可见。而接受高仿的高级定制,更突显出瓷都的实力。据说,北京各大古玩市场的作旧瓷器,有很多就出自于这里。为什么全国著名的瓷都,怎么就变成了一个造假的基地了呢? 

  业内人士解读景德镇庞大陶瓷古玩造假体系

  中国陶瓷艺术大师黄云鹏:造假是另外一回事,是把这个仿古瓷,做旧,做成那种旧的样子。而且他的目的不是卖仿古瓷了,而是把这个仿古瓷当成真的去卖,投放市场。

  黄云鹏,是一位享誉瓷都的陶瓷学者,被誉为中华仿古瓷第一人。早在1997年日本东京参展时就一鸣惊人,其精仿的明永乐青花海水白龙纹扁瓶,被时任的日本首相乔本龙太郎以45万日元价格收藏。

  中国陶瓷艺术大师黄云鹏:仿古产业是一个传统产业,从宋代的玉瓷窑仿古以后,到现在一直没有中断过。

  黄云鹏告诉《经济半小时》记者,仿古瓷并不是造假,是有法律依据的。

  中国陶瓷艺术大师黄云鹏:中国的知识产权60年,我们从乾隆的,元朝的老祖宗,早就是人类的财富,是社会共享给人类财富,它的知识产权早就消失了,所以就不存在侵权问题。

  黄云鹏也无奈地告诉《经济半小时》记者,由于仿古瓷的价格和古董价格相差甚远,所以很多不法商人从中发现了敛财机会,它们云集景德镇,低价购买仿古艺术品,然后通过做旧、炒作、编故事等手法,最终以真品的价格,欺骗消费者。本来仿古瓷是一门高超的制作技艺,被这样的现实弄得是非不清。

  中国陶瓷艺术大师黄云鹏:这东西就带有商业的欺骗性,造假了。

  那么,一般高仿的瓷器是如何制作完成的呢?《经济半小时》记者也走进了一家专门生产高仿陶瓷的工厂,一探究竟。

  仿古瓷作坊

  景德镇某高仿古瓷工厂负责人:一个古董拿过来进行仿制的话,正常的时间,看什么工艺了,基本上青花来讲,正常的工艺时间在20天到30天,一个周期。

  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在一些暴利的驱使下,现在景德镇做高仿瓷器的比较多。并且真正做瓷器水平高的一些人,并不会大张旗鼓的去做,而是隐居起来做。

  景德镇某高仿古瓷工厂负责人:有内部人带过去,他才会让你看,他很多人是关门闭户,天天在家里,关门闭户钻研某一个东西,某一个东西。

  这样的高仿瓷器,拿去市场后,几乎都是以真品的价格在销售,并且对于一般的收藏家来说,几乎看不出破绽。

  景德镇某高仿古瓷工厂负责人:上面就是我们的彩绘车间,这就是我们古瓷的资料,古瓷的资料的每一个局部、每一个细部。

  《经济半小时》记者:扩大之后。

  景德镇某高仿古瓷工厂负责人:对,我们把它扩大,让我们的师傅照着这个样子来仿制。

  随后这位负责人带《经济半小时》记者到了他们的窑炉,他告诉记者,现在窑炉主要是大火,古代的烧窑,火力不是很大,烧成的时间也更长,再加上古代柴窑里面烧的松柴有松油等等,所以古代烧柴的瓷器,釉的质感没有那么光亮,但是买家为了达到赝品的效果,都会要求作坊主进行做旧。

  景德镇某高仿古瓷工厂负责人:通常是用氢氟酸,氢氟酸对玻璃有腐蚀。其它的方式就是机械磨了,机械磨抛光,就是用机械,把纤维布放在转头上,在瓷器上抛光。

  陶瓷生产过程

  景德镇有着一千多年的陶瓷制作工艺,因此仿古也是国内做的最好的,可以以假乱真的高级技工大有人在,而一些不良商人也正是看中这一点,在这里建立造假产业链,渐渐地,也让这里形成了一个陶瓷造假的聚集地。黄青,是景德镇皇窑陶瓷艺术博物馆馆长,说到这里,她也流露出极度痛心。

  景德镇皇窑陶瓷艺术博物馆馆长黄青:所以它其实并不是景德镇这一块是造假基地,而是很多人利用了景德镇制瓷这种灿烂的陶瓷文化跟工艺,把它变成了一个造假基地了。

  从节目中我们看到了一个庞大的陶瓷古玩造假体系,从制假到售假,这条产业链的成熟程度实在令人惊奇。这样纷繁复杂的市场现状,会给收藏投资带来怎样的影响呢?

  前面我们看到,由于瓷器古董的造假利益链成熟,让很多热衷收藏和投资的人无所适从。那么,究竟该如何面对这样一个市场呢。我们来听几位行业资深人士的建议。


  资深人士友情提示:摆正心态不盲目,陶瓷投资需谨慎。

  胡智勇出身陶瓷世家,逐渐从陶瓷工艺学、古器物学、陶瓷考古、实践、科技鉴定中形成自身的鉴定心得和理论,跻身为国内一流鉴定专家之列。他告诉我们,艺术品投资近几年发展迅速,而新兴的陶瓷投资越来越引发市场热捧。

  陶瓷鉴定专家胡智勇:今年秋季,一个成化的官窑碗就1.5个亿,一对雍正的盘子就过了3000多万,3800万。

  纵览近年来国内各大拍卖公司的成交业绩,其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来源于瓷器拍卖,从2005年创下当年中国艺术品世界拍卖纪录的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瓷罐,到2011年春拍,拍出2.24亿元的明青花“海水白龙纹”扁瓶,都能让人感受到瓷器拍卖市场的火热。

  景德镇皇窑陶瓷艺术博物馆馆长黄青:陶瓷它的投资人,人群还是比较大,现在中国从事投资收藏的爱好者肯定有近千万的大军,估计可能千万分之,百万分之几可能是懂的,大部分人属于不懂的。

  胡智勇告诉记者,赝品过多是陶瓷投资行业最大的问题,因此普通投资者最好不要盲目投资。

  陶瓷鉴定专家胡智勇:去潘家园就是90%赝品,10%的真品,所以你只要说在那里,当个鉴定家,只要说假你就答对90分。

  不仅仅是古玩市场,现在很多拍卖会上,也是赝品当道。

  陶瓷鉴定专家胡智勇:文物是不能再生资源谁都知道,但是公司又在互相攀比,这些多拍卖公司,只有赝品最多了,赝品当道啊。

  《经济半小时》记者:我听说现在有的整场拍卖会全部是,没有一个是真品的。

  陶瓷鉴定专家胡智勇:那个是很小的公司,那确实是这个情况。

  陶瓷投资市场,充斥着如此多的假货,又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陶瓷鉴定专家胡智勇:《拍卖法》这一条是不保真的,《拍卖法》颁布不保真以后,中国市场是越走越乱。以前拍卖场可能只有20%的假10%的假,现在因为不保真,业务也就是反正不保真,没责任。市场就会往不好的方向发展。

  法律上的一刀切,使得陶瓷市场鱼目混珠的现象更为严重。那对于一些陶瓷发烧友,投资商来说,如何才能避免上当受骗呢?

  陶瓷鉴定专家胡智勇:首先心态应该很正确,不要盲目去追寻一些重量级的(古瓷),感觉又是这件东西,这件官窑是很珍贵的,他妄想的的是十几万,明明是一千万的东西,人家一说十几万就买到了,这种捡漏的故事是不大可能的,已经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黄智勇表示,如果投资商没有一个正确心态,一进来就抱着捡的心态,那必摔跤无疑,此外,在这市场上,不要轻信于证书。

  陶瓷鉴定专家胡智勇:因为真东西往往不愿开证书,往往是赝品愿意开证书。

  此外,近几年新兴起来的一种炒作手法,陶瓷投资者更要高度关注,就是陶瓷的留洋炒作。所以收藏家不要盲目相信。

  陶瓷鉴定专家胡智勇:留洋,从古董业高价炒高,然后再卖给中国,这是海外的操作手法,作为藏家应该非常小心,这一输输的不是几十万,一输都是过亿。

  【半小时观察】诚信是市场的生命

  从拉坯烧造,到专业写款,再从编造故事,到留洋镀金,在高仿古瓷的产业链上,聚集了不少的所谓能人,每一个造假者都在这个链条上找到了自己的位置。甚至一些技艺高超的仿古瓷技师和店家,在这个问题上,也在装聋作哑,暗中推波助澜。江西景德镇是著名的瓷都,但现在却成为了瓷器古董造假的重灾区,这样的现状让人悲哀。艺术的生命在于传承、在于真实,在于创新,不能单纯为了利益,就把文化艺术中最为宝贵的东西进行抛弃,一个赝品的炒卖,损害的不止是文化传承的本身,更重要的,是损害了研究艺术,欣赏艺术的社会热情。假货泛滥的市场里,无论如何,也是开不出艺术繁荣这朵鲜花的。其最终的结果,就是业态凋敝,无人问津。因此,守住诚信,就是守住了市场最关键的底线,有了这条底线,我们的艺术家不用装神弄鬼,借尸还魂,也能让精美的瓷器,得到消费者的喜爱。好,今天的《经济半小时》就是这些,感谢收看。稍后请继续关注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的其它节目。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关闭本页
分享到:
编辑:sdq365   

免责声明:

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山东质量网(电话:0531-81953708)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进入办事大厅